第160章 夫人,该放手了_我在游戏竞技场里修个仙
笔趣阁 > 我在游戏竞技场里修个仙 > 第160章 夫人,该放手了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160章 夫人,该放手了

  第160章夫人,该放手了

  青年被直接押解上警车。

  “老张,剩下的事情交给我们处理吧,你家的损失,公司会全权负责。”

  狄乐走上前,拿出一份协议书给张俊,随后拉着张俊拍摄了一张照片后,便是带着跟随着警车,一起押解青年直接前往撑了么总部。

  “小俊,咱们……”

  “没事了,家里芳姨在呢,正好,咱们一起去看看我师父吧。

  张俊也没带自己母亲回家,毕竟家里现在乱成一锅粥了,还有芳姨,亏是自己及时折返回储物室,将那只蛊虫给拍死,不然飞不出去的蛊虫险些把芳姨给害了。

  这些烦心事,还是不要让自己母亲看到比较好。

  不然到时候自己都不知道该怎么和她解释。

  想了想,张俊打算带自己母亲去找自己师父一趟,毕竟出家这种事,父母多少要和自己师父见一面,顺便先在宾馆安定下来,等公司完成了善后工作再回来。

  张母本想回去看看,不过听到要去见张俊的师父,想着正好看看这位道长究竟是什么模样,能让自己儿子心甘情愿地当徒弟。

  再者经过了方才的事情,张母心里也是慌张得厉害,但到底不是普通家里的妇人,眼见自己儿子已经有了决断,不打算让自己回家,心里已经猜测到家里十有八九还有什么事情。

  既然这样,索性就不回去了,眼不见心不烦。

  等着看看自己儿子怎么安排就好。

  张俊也没开车,拦下一辆面包车后,便是带着张母直奔白马坡。

  路上,两人聊起了那条白狗的事情。

  这一问才知道,原来是几天前,张母从家出来看到这狗脏兮兮趴在树丛里,一想就把丹药丢给这狗吃了。

  后来她从公司回来,刚停好车,就看到这条狗满身是伤地趴在角落里,想着儿子早晨又炼制了一些丹药,说是什么治疗跌打损伤了,正好有了实验对象。

  于是就随意去张俊的盒子里拿了一把丹药,以及一块牛肉给了这条大白狗。

  后来这狗好像认得她了一样,每天晚上她只要一下班,这狗就蹲在自家车库外面守着。

  张母也是闲的,每次都从厨房拿点肉,混合着张俊炼制的丹药给这条狗吃。

  这其实就是一种养成的乐趣吧。

  张母心里也没当回事。

  却不想,今天这条大白狗竟然会跳出来救了自己,想着想着,张母都忍不住笑了起来。

  “以后我炼的药,会专门给你留点,你每次看着给那条狗吃,别喂多了。”

  张俊不心疼这些丹药,反正都是基础炼丹术里的普通药方,自己炼出来也是以备不时。

  能换来一条看家狗的话,倒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。

  张母抬头看着自己儿子,眼神里闪烁过几分异彩,好像从火葬场那次后,自己儿子就变得沉稳了很多,她一时想说什么,却是张了张嘴没说出来。

  张俊当然注意到了这个细节,可他也没什么反应。

  其实从阴曹地府游走了一圈,到上个竞技世界里苦海里杜牧的结局。

  张俊的心态早就发生了变化。

  对于自己父母默许用自己的命来换取富贵的事情,张俊已经看得很淡了,但同样,一并淡化掉的还有那份父母的血脉亲情。

  现在对张俊来说,父母,只是名义上的一个称谓,说不上恨意,也谈不上有多爱。

  只等道观建成,自己也会彻底和他们拜别,从此斩断掉这层羁绊。

  或许这也是老道让自己回家的原因。

  当然,在这之前,自己还是有一些账要和某些人好好算一算。

  张俊眉头微挑,想到了一些让他不开心的事情。

  等车子在白马坡的路口停下时,张俊便是带着母亲往里面走,就当是散步闲逛吧。

  张母也很难得地享受到这份久违的天伦之乐。

  只是偶尔眼眶里微微泛红,也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过往。

  等两人来到宾馆,得知师父不在的消息后,张俊便是开了两个房间在师父房间旁边暂时居住下来。

  次日一早。

  网络上关于张俊所有的负面新闻瞬间全部消失,无论是超话,还是社区,乃至是自由度极高的博客新闻网,所有负面报道几乎是一天时间全部消失不见。

  取而代之的,却是【变态杀人魔落网,正义少年舍命相助】的一条新闻被置顶上了头条。

  张俊点开一瞧,里面居然还有一张自己的照片,不过脸上被打上了厚厚的马赛克。

  按照之前乐秋他们的说法,这就是宣传工作,也是用来确定业绩的。

  不过这个报道是关闭了评论,以至于下面没有人评价。

  张俊再试着搜索了一下关于自己的信息。

  好家伙,不得不说,公司办事真牛逼,之前那些为了流量的自媒体,所有关于自己的视频,全部下架消失。

  自己的资料也被直接移除了,也只有几个论坛里有这样的一些帖子还在讨论自己。

  张俊没点开,用脚趾头想也知道不会是什么好话。

  果然是背靠大树好乘凉啊。

  大概等到中午的时候,自己师父回来了。

  张母也是第一次看到妙真道人。

  看到妙真道人和自己想象中的一样,仙风道骨的神采,顿时脸上都笑出了花儿。

  赶忙向妙真道人道谢:“这孩子从小顽皮,性子顽劣,以后能跟在道长身边也是他的福气。”

  哪知道这本是一句客气话,妙真道人却是淡淡地回应道。

  “您客气了,这孩子本来就有福气,跟在贫道身边才是遭了罪了。”

  张母的愣了一下,脸上的神色一时变得复杂起来。

  老道的话说得很客气了,但他又怎么会听不出来,这话里话外都是在讽刺张母呢。

  守着一个福星,反而是打了一手烂牌。

  虽然说,当年那件事是老爷子做主,她一个外来的媳妇,即便再三阻拦,可如果当年她能拿出村姑泼妇那般的狠辣劲头,死命护住自己儿子,说不得张俊也用不了受这样的罪。

  眼看张母神色间露出愧色,老道也不再继续聊这个话题了,只是话音一转,看向张俊:“道观的事情怎么样了。”

  “最近这几天没去,但工程上应该不会出问题,要不……我现在去看看?”

  “嗯!”

  得到了老道的点头后,张俊转身便是朝着门外走。

  “唉……”

  张母还想喊住张俊,却不想张俊连头都不回,几步间就走出门去。

  妙真道人却是在此刻伸出手,拉住张母的手腕。

  这个举动吓了张母一跳,不过发现妙真道人只是在为她把脉,顿时就放心下来。

  “这世间所有的爱都指向团聚,唯有父母的爱指向别离,夫人,该放手了。”

  妙真道人语重心长的一番话,让张母顿时愣在原地。

  只等回过神来时,妙真道人已经离去,只是给张母手上留下来一份药方。

  片刻,房间里便是只剩下张母的嚎啕大哭声……

  另一边,张俊乘车来到道观时。

  只见道观的废墟上已经是忙的热火朝天。

  地基已经打好了。

  砖石材料已经全都做好了准备。

  工人们正在开始下面加固钢筋,按照这个工程进度,道观要建造起来估计也不过是一两个月的功夫。

  “哎呦,我的亲爷爷啊,我正想着给您汇报工作呢,没想到您就亲自来了。”

  光头看到张俊后,也不顾众目睽睽的目光,直呼张俊一声爷爷,喊得那个亲切,好像是生怕别人听不到一样。

  这也难怪。

  这光头本就是被张俊给收拾得服服帖帖,后来又经过公司的人一吓唬,早就把张俊视作为脚踩黑白两道的大人物。

  而近几天,关于张俊的各种负面新闻被曝光后,光头心里也琢磨过,这位少爷会不会要被上面的人出手整治了。

  却不想这才几天工夫,今早上起来一瞧。

  嘿,吓得他浑身直冒冷汗。

  所有的负面信息全部消失了。

  就冲这份手段,别说是叫爷爷,就算是把张俊写进自家族谱当个祖宗,他都觉得是自己高攀了呢。

  张俊看了看工程进度,还挺满意,于是又给光头追加了一百万经费。

  加上之前的定金,这些钱建造一座规模很小的道观来说,已经是绰绰有余了。

  而且张俊只要求光头他们能把基础建造好,至于细节方面,他到时候会请专业的人士来做。

  所以这个工程做完,光头他们还是能赚上一笔钱的。

  毕竟是给自己家干活,再怎么样也要保证让他们赚到钱才行。

  光头收到款子,嘴巴都快笑到了后脑勺去了。

  “不瞒您说,这个工程算是我这几年赚得最富裕的了。”

  “不至于吧,我看伱这工程队伍也不小啊。”

  张俊蹲在石头上和光头闲聊起来。

  “可不是,咱家以前也做过大工程,可自从六年前首阳山承包了一个度假村的工程,我就像是倒了血霉一样,要不是您这一单工程,我这团队都要散了。”

  光头吐槽起来自己以前栽倒的大跟头。

  却不想张俊闻言愣了一下,看向光头故作疑惑地问道:“首阳山?度假村?怎么那个工程没做好么?”

  “何止啊,从工程开始就没一天好过。”

  说到这里,光头低声道:“我给悄悄给您说,那工程不干净,死了不少哩……”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biquge63.com。笔趣阁手机版:https://m.biquge63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